阿猎栖于木星之洞

“木星,不够圆,但胖嘟嘟,很沉重,还算亮,石头做的心,藏在一堆气体里,颜色也很多,旋风的外衣,曾被一颗星星撞入心里,留下了恰巧足够装进一个地球的空洞。所以啊,木星,滚烫的石头的心,现在变得好温柔。”——阿冰

【福闪】巴里·艾伦的贵族生活初体验(简易肉段子,R)

梗的灵感来自 @安眠翡冷脆 

接上次那个“量体裁衣改战斗服结果小年轻竟然【】了而管家先生帮了个忙”的量臀围段子



巴里·艾伦对“精致生活”有了新的认识。


上次阿尔弗雷德帮他动手解决后,小年轻无法自控地时时回想那一幕:管家先生修长优美的手指圈住自己的【】上下移动。他用尽全力忍耐,不想太快在年长者面前丢盔弃甲。为了自己那点几乎不剩的自尊。


但视觉刺激太过强烈。他咬着嘴唇“嗯嗯”地交代在年长者手里,回过神时,下腹还在轻微地抽动,而年长者正拿着手帕细细地擦着手,末了把手帕一塞。


“比我想的坚持得更久。”管家先生趁着年轻人没羞得逃跑前说道,“现在请去用餐。”



当晚巴里做了个奇特的梦。梦中他浑身赤【诶】裸,只有一双大手在身上抚摸,干燥而温暖。他时不时是漂浮在身体之外的旁观者,时不时又成为抚摸的承受者,沉沦在触感与视觉之间的盛宴中。

梦中一时爽,醒来后巴里对着被子里的痕迹欲哭无泪。他不想让年长者看到被子上的痕迹,虽然可能管家先生在房屋主人青春期时已经对这些痕迹见怪不怪……而思考这些问题对他的现状一点帮助也没,他的“小闪闪”还因为梦中的场面尴尬地立着呢。

更尴尬的是,此时门竟然开了。
巴里在“我要立刻逃跑吗”和“光着下面停在什么地方都太悲惨了”之间僵住身体。

管家端着牛奶和早饭走了进来。对着被子和年轻人两腿之间的狼藉不予置评。只是平淡地说:
“May I?”

从内容到口音从巴里脊椎末端激起了一阵战栗,年轻人像猫一样觉得后脖子的毛都炸了起来,特别是看见年长者的视线落在隐秘部位时。但是管家正守在门口,巴里无处可逃。

“请将你左侧的抽屉打开。”年长者关上了门说,“考虑到年轻人的需求,我提前准备了你需要的东西。”

巴里楞楞地打开了床头柜,对着里面的一截软管发愣,仔细读了读“润滑”标注,结结巴巴地说:“不,我觉得还不用……”按照他的宅经验,这个东西只能用在后面需要的时候,难道阿尔弗雷德……天哪……巴里感到呼吸困难。

没想到管家只是在那谆谆教诲:“倒点在掌心里。”他什么时候走到床边来的?“或者把它交给我。直接的刺激会令你受伤。”

阿尔弗雷德从手脚虚软的年轻人手里拿走了lube,老道地挤了些出来按上年轻人挺立的【】。巴里这才明白,不愧是韦恩家,重点竟然是手【】时候也要用润滑。

巴里·艾伦对“精致生活”有了新的认识。

评论(9)

热度(38)